036 杜甫七律《客至》读记

杜甫七律《客至》读记

(幼溪西)

客至

弃南弃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

花径未曾缘客扫,陋屋今首为君开。

盘餐市远无兼味,樽酒家贫只旧醅。

肯与邻翁相对饮?隔篱呼取尽余杯。

本诗写于上元二年(761)春,时杜甫居成都草堂,年50岁。本诗题有原注:“喜崔明府相过”。在唐朝“明府”是县令尊称。崔明府名概略。“相过”即探看。《饯唐州高使君》(唐-张说):“常时益闲独,朋旧少相过。”

首联:弃南弃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

春水:春天之水。《遣意》(唐-杜甫):“一径野花落,孤村春水生。”《虞美人-春花秋月何时了》(南唐-李煜):“问君能有几众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

群鸥:典“鸥鸟忘机”。《列子-黄帝篇》:“海上之人有益鸥鸟者,每旦之海上,从鸥鸟游,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。其父曰:'吾闻鸥鸟皆从汝游,汝取来,吾玩之’。明日之海上,鸥鸟舞而不下也。”

大意:第一层:草堂前后都是春水,只见成群鸥鸟天天飞来。写户外景。绿水环绕,鸥鸟群飞,春意悠扬。点出主人情感益。扣题注中“喜”字。第二层:成群鸥鸟日日来,黑示很稀奇人来访。表明环境幽静。点出主人情感寂寞。此联寓情于景,用典无形。为“客至”作铺垫。

颔联:花径未曾缘客扫,陋屋今首为君开。

花径:花间的巷子。《和竹斋》(南朝梁-庾肩吾):“向岭分花径,随阶转药栏。”《暮春寻终南柳处士》(唐-李端):“入溪花径远,向岭鸟走迟。”《夜宴左氏庄》(唐-杜甫):“黑水流花径,春星带草堂。”

陋屋:用蓬草编成的门。也指清贫之家。此处即指草堂简陋的门。《送韦司马别诗》(南北朝-何逊):“暧(ài)暧入塘港,陋屋已掩扉。帘中看月影,竹里见萤飞。”《园中秋散诗》(南北朝-鲍照):“气交陋屋疏,风数园草残。”

大意:草堂前线的长满花草的幼路,从未因来客清扫;吾这草堂简陋的家门,今天最先为君掀开。

上句中“缘客扫径”,前人有“拥彗清道”或“拥彗先驱”的说法。有趣是手拿扫帚,清扫道路,以外示对来访者的敬意。《史记-孟子荀卿列传》(汉-司马迁):“昭王拥彗先驱,请列学徒之座而受业。”此处说清扫门前的“花径”,也是外示对来访者的敬意。《酬李穆见寄》(唐-刘长卿):“欲扫柴门迎远客,青苔黄叶满贫家。

杜甫居草堂已近一年。花径自然是清扫过的。访客也是来过的。但本身企盼的像崔明府如许的访客照样第一次来。说“未曾缘客扫”,是外示对这次来访的偏重。陋屋虽简陋,家人进进出出,自然是天天开关的,但今先天最先为崔明府如许的贵客掀开。说得也是对崔明府来访的殷殷憧憬。

如此偏重憧憬这次来访,自然最先表明两人友谊浓重,也表明本身期待见到友人已久,或者说寂寞冷清的日子已久。

颈联:盘餐市远无兼味,樽酒家贫只旧醅。

盘餐:一作盘飧(sūn),皆指盘中食物。《奉和鲁看樵人-樵家》(唐-皮日息):“衣服濯春泉,盘餐烹野花。”《题田翁家》(唐-杜荀鹤):“盘飧同老少,家计共野外。

樽(zūn)酒:也作尊酒。指杯中酒。《独坐》(隋唐-王绩):“问君樽酒外,独坐更何须。”《学陶彭泽体诗》(南北朝-鲍照):“但使尊酒满,朋旧数相过。”《九日作》(唐-王缙):“莫将边地比京都,八月厉霜草已枯。今日登高樽酒里,不知能有菊花无。”

旧醅(pēi):指陈酒。“醅”指没过滤的酒。有“新醅”、“绿醅”、“黄醅”等说法。《春庄酒后》(隋唐-王绩):“柏叶投新酿,松花泼旧醅。”《问刘十九》(唐-白居易)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幼火炉。”《尝黄醅新酎忆微之》(唐-白居易):“阳世益物黄醅酒,天下闲人白侍郎。”

大意:因离市场太远,买菜不方便,以是盘中之餐花样较少;由于家境不裕如,杯中之酒也只是往年剩下的陈酒。(实写待客。)

尾联:肯与邻翁相对饮?隔篱呼取尽余杯。

肯:肯不肯。

尽余杯:干杯。《渭城弯》(唐-王维):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《临都驿送崔十八》(唐-白居易):“与君后会知那里,为吾现在尽一杯。”

相对饮:即对饮,对着喝酒。《春夜过翟处士正师饮酒醉后自问应》(隋唐-王绩):“对饮情何已,思归月渐斜。”《冬夜与钱员外同直禁中》(唐-白居易):“欲卧暖残杯,灯前相对饮。”《暮步至江上》(宋-吕本中):“山似故人堪对饮,花如遗恨不重开。”

大意:肯不肯与隔壁的老翁对着喝?隔着篱笆呼喊着一首干杯。(这一细节描写,详明真切。能够想见,两位至交真是越喝酒意越浓,越喝兴致越高。)

就写法而言,本诗首联写草堂外景色,已经情景交融;颔联写迎客,极言其偏重憧憬;颈联写室内待客,质朴家常;尾联写宾主专门尽兴气氛相等炎烈。全诗浅白平易、质朴流畅、亲昵自然、顺序整齐。是一首洋溢着浓新生活气息的纪事诗。这也是杜甫七律经典之作。